咸鱼

嗨呀

  #兄妹日记##兄妹是下辈子的情人#

1.她比我晚出生一年,成为我的妹妹。皱皱的小脸像只猴子,我没有留面子的咯咯笑起来。


2.在幼儿园刚入学的时候她躲在我后面,扎着两个羊角辫,畏畏缩缩的像只仓鼠,我总是拉着她的手把她送到教室。


3.上了小学,我们的班级是相邻的,她活泼可爱的样子和公主一样,我总是装出一副小大人的样子一言不发的玩深沉。


4.她开始不喜欢吃胡萝卜,鸡蛋黄。我会习惯性的把筷子伸过去都扒过来,还会有些恐吓意味着的说,不吃鸡蛋蔬菜会长不高。即使这样我还是每次都把她不爱吃的菜夹过来。


5.小学六年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说话总是在逗她,喜欢看她生气,她运动会跑步摔倒的时候我走过去蹲下来戳了戳她“还没死?起来跑完。”激将一般的鼓励居然奏效了。


6.她发育的很好,也越来越漂亮,让我感到了莫名的危机。初中开始一向成绩优异的我坐了一级,自己在家上补习班把初中的课程学完,每天等她放学我都要去接她。不忘补上一句,“第一次没来接你放学的时候就迷路了,丢人。”


7.如愿以偿让她和我去到同一个学校,在同一个班级,我也开始继续上学。因为提前学过,每次期中期末都有奖学金。第一次给她买了一个书包,她很喜欢,然而我还是忍不住逗弄她。“看你背那种小学生一样的书包嫌丢人。”


8.我们总是一起做事情,比如去食堂吃饭。她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吃鸡蛋和胡萝卜,恩,现在还加上了秋葵。我吃完饭以后坐在她身边一副大爷很享受的样子吃她夹过来的胡萝卜,有时候会有她喜欢吃的东西也会递过来。


9.临近中考了,看着她因为几乎通宵的复习嘴上说着“猪就睡觉吧”帮她躲过老师的视线睡觉,手里还是多拿了一个笔记本帮她记笔记。


10.她险险考过了重点高中的分数线,看着空出来的暑假想要带她放松一下,偷偷订好了两套c服和火车票。“陪哥去漫展,哦,你只是顺带的我怕你饿死。”然而漫展只是去了两天,但是游玩看风景却花了一星期。我只是希望她能舒缓一下三年的压力。


11.重点高中里我选了理她选了文,学业的压力让我们俩不得不住宿,分班之后更是除了吃饭基本见不了面。而她何时有了男朋友,我也不知道。


12.那个男生很阳光,至少比我高了一个头。似乎是体校保送的,进来之后报了文科。很关心她,虽然在我看来是油嘴滑舌。如果是辜负了她我不会放过他。


13.他们两个很般配,并没有因为谈恋爱而耽误了学业,但是这只是高中而已,毛头小子不一定有那个毅力追她到大学。


14.高考的前一天,他跟她提出了分手,我跟愤怒,因为这个无知的小子不会知道这对她会造成多大的打击。


15.我很生气,最终还是忍不住从墙后走出来。结果显而易见,弱逼理科生还是打不过体育生,我的眼镜碎了。“你是保送大学,所以你不会知道你这么做会对她的人生造成多大的改变,她真是瞎了眼。”


16.反正也打不过,只好拿起眼镜拽着她离开。耳朵里却听到了她小声嘀咕,哥你真窝囊。

操。


17.费了些周折还是进了大学,我毫不犹豫学经济。她当了艺术生。


18.大学的时间很充裕,她只口不提找男朋友的事,我也没有找女朋友。


19.我们在学校外面租了公寓,闲时的家教工作也有点宽裕的收入。我便自觉的当起了保姆,做饭收拾屋子。


20.大学毕业以后,我决定自己创业,她还是一副天塌下来有我顶着的架势在家做起了客服和主播。我倒觉得把这小公主扔在外头才是真要命。“生活跟猪一样以后没人娶你啊。”


21.我的事业逐渐有了起色,她却给我带回来了一个男人,和我一样,是做生意的。


22.他说让我把妹妹托付给他。看着他认真的神情,我忽然觉得领带好像很紧,勒住了我的脖子。如鲠在喉,说不出话。沉默片刻看着一边娇滴滴的妹妹。“居然还能嫁出去,我去准备嫁妆。”我发誓我看到她“甜美”的笑容有一瞬间变得狰狞。


23.定日子,策划婚礼,发请帖。一切都是我一手操办的,我想把所有美好梦幻的东西都塞进这个露天的会场。我特地找了一对双胞胎兄妹做花童。


24.婚礼那天是刚下过雨的第二天,蓝天白云,草地也有别样的清新味道。她挽着他的臂弯笑的一脸幸福。婚纱很美,她也很美。


25.我并没有直接念司仪词。我生平第一次如此凝重,也仅有这一次。“我是陪伴她时间最长的男人,也是见证了她一切的男人。但是她的悲伤有我不能弥补的,她的感情也不是我能弥补的。臭小子,听好了.....”之后的司仪词我只是照本宣科的念完了。


26.她带着幸福的笑容把花束往后一抛,花童中的那个小女孩接到了,一脸惊喜的向旁边的小男孩炫耀。


27.她端着一杯酒向我敬酒“哥,谢谢你。”陈酿的酒,很醇,很烈。


28.到最后桌子上只有我们三个人了,我有些上头,我想撑起脑袋好几次还是趴在桌子上,在那个即将陪伴她一生的男人准备扶我时,我却吼出声。


29.“臭小子,你记着,我下辈子会抢回来的。”


30.——因为哥哥是妹妹下辈子的情人。


@张逸轩_受出一种态度。

关注我的lofer更新原创段子


【抖m的自我修养】

   #微楚郑##搞笑#


  当程啸问起郑吒为什么会配合楚轩实验,他一反常态的严肃起来。

  “其实一开始让我配合实验我是拒绝的,因为不能楚轩让我配合他我就配合,第一我要试一下,因为我不愿意配合完以后再找主神修复,身体duang的一下,很猛,很强。这样出来队员一定会骂我没出息浪费点数的,根本没有这样的队长,证明楚轩的实验都是假的。后来我经过证实楚轩的实验确实有用,我配合了大概十几次之后,居然上瘾了。后来我在配合楚轩实验的时候要求不找主神修复,因为我要让队员看到,我被楚轩做实验之后可以活着出来,那么你们被楚轩做实验之后也可以活着出来。”

  程啸觉得时常挂着大海般宽广的微笑的中洲队长郑吒,不仅是个抖M还变黑了。

   心真脏。

                  


@张逸轩_受出一种态度


这次给妹妹画画啦☆

原创还是不太擅长,加上了自己最爱的双马尾元素

看无头的时候被临娘帅到,截图临摹一下。


半原创的画,为自己姐姐画的,永远是美人儿。


盗墓花秀同人。万圣节

很早之前写的段子了。稍微修改一下发出来。



 


  靠在老板椅上透过落地窗看着窗外,街道两头的树已经枯枝败叶透露着萧条的气息,小时候印象中街边买油条豆浆的小摊早已换成了华而不实的高档饭馆。街道是干净整洁不少,却没了小时候到处叫卖的糖葫芦和糖人。

  今天是万圣节,洋鬼子的玩意儿。秀秀这小丫头倒是喜欢,前几年一直想拉着自己陪她去吓唬胡同里的些小孩子却被自己用处理文件为由拒绝了。毕竟他现在没那个闲工夫,不知道有多少把枪指在脑门上,稍有不慎这条命就送出去了。

  今年不一样,今年秀秀成年了,前些年送的裙子首饰估摸着真的是看腻了,所以小丫头蹦哒到他公司的时候也就笑了笑抬起手弹了一下她脑门“好,今年陪你。”

  早早从公司里出来,拉着秀秀的手往车库里走,她喜欢穿旗袍,素白上印着青花的图案包裹着姣好身形,肩膀上粉红色的披肩是去年他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衬着可爱俏皮的小脸愈发水晶,日渐高挑的身形也到了他肩膀“秀秀也长成大姑娘了啊。”

  “那小花哥哥以后会娶我吗?”她眨巴眨巴水灵灵的乌黑大眼看着解雨臣,有那么一瞬间,解雨臣有些看呆了。

  “把你娶了,霍老婆子那剜肉的眼神儿我可是受不了”失笑摇了摇脑袋帮她把鬓角的头发理上去,粉色的桃花耳坠闯到他眼里,这是今年的礼物。在她小巧白皙的耳垂上格外合适。

  “哼,净会笑我”她皱了皱鼻子对他摆了个鬼脸。

  解雨臣想他对这个一直当妹妹的小丫头可能产生了别的感情。

  先带她回了解家宅子,换下万年不变的黑西装,穿上了一件棕色的风衣,当然里面的还是穿了件粉色的衬衫,透过镜子看着自己身后摆弄着卧室里的一把小刀的小丫头眼底有着宠溺又有些无奈,她迟早要接手霍家,他能护她到什么时候。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

 

——————


  说是万圣节,也不过是各大商场会所赚钱的噱头,解雨臣手里也有这样的店面,最熟悉不过。晚上成双入对在街上的都是些年轻情侣。他和秀秀更是引人侧目,在旁人眼里确实是一对儿让人羡慕的情侣,不自觉的十指相扣让解雨臣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踏实。

  “小花哥哥抓的那么紧干嘛?还怕我丢了?”夜晚各色的霓虹灯光衬的她的笑脸更加纯真。

  “啊,怕你丢了。”


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都可以平凡度日。护你一世纯真。


黑花同人。

#黑花-生日#

  [有些头疼的扶住脑袋盯着桌子上一摞摞的文件,揉了揉太阳穴心想自个是不是忘了点儿什么。掏出手机打开备忘录一瞅,感情今儿个是瞎子生日,放下手机的签字笔心想是不是该出去给他过个生日,转念一想这老大不小的人了又不是小屁孩过什么生日。双手撑着下巴对着办公室雪白的墙面认真思考了十分钟,还是拿起手机拨出去一个号码]喂?瞎子,两小时后老地方见。

  [没等人答复就挂了电话,看着通话结束的提示忽然有些后悔,难不成莫名其妙拉着人去旅馆滚床单?这不是显得自己又没诚意又没面子么。不成,身为解家当家怎么能没点儿新意]

  [把公司的事交给六子打理,自己随手披上黑色衬衫出了公司,深秋的天气有些冷,夹杂着一阵阵寒风也有些刺骨的意味。开车直奔霍家大院,和老管家打打招呼直接走到秀秀闺房门口一把推开房门]秀秀,给我整件旗袍![看着小姑娘被自己吓着的表情有些尴尬的摸摸自个脑袋,反手带上门坐在梨木椅子上,看着秀秀心想自己和黑瞎子的事儿也就这小姑娘知道了,也就开门见山没个顾虑开了口]今儿个瞎子生日,我来找你借衣服。

  “哎呀小花哥哥还真是用心。”

  [轻咳两声没有理会秀秀的调笑,扫了一眼拿出来的各种旗袍,目光落在一个大红色的旗袍上头,大朵海棠花绣在腰侧一路延伸到开叉处,伸手拿起旗袍在身上比划了两下,看样子能套上去就是叉开的挺高,也没避嫌反正自个早被小丫头看光多少次了,扯开衣扣把粉红衬衫扔在椅子上撂开旗袍下摆从头顶套下去扣上襟前几个结,手脚麻利拉上腰侧的拉链看了看落地镜:红色旗袍贴在身上还算合身,旗袍下面的西装裤子显得有些可笑,干脆利落脱了西装裤两条腿大剌剌露在空气里,常年西装加身皮肤有些白,衬着红色的旗袍还挺有几分韵味。自恋一把借了个假发和红色高跟鞋大摇大摆出了霍家大院]

      [到了酒店拎着蛋糕走到订好的房间等人到地方,瞅着房门打开翘起二郎腿歪在沙发上,伸出手指沾了沾蛋糕上的奶油递到嘴里,眉眼含笑看着反光的墨镜不紧不慢走过去在人耳边轻呼一口热气]黑爷是先吃蛋糕还是先吃我嗯?


楚轩无可奈何的十个瞬间之二

2、离你而去的人

  病床上仅靠营养液存活的老人用枯槁的手摩挲着楚轩的脸,他波澜不惊的眼眸里映照着老人名为后悔和悲伤的表情。

  “楚轩,活下去。”伴随着仪器的停止的声音。

楚轩有些不自然的眨了眨有些异样的眼睛,突然想去基地外头看看星星。

楚轩无可奈何的十个瞬间#不定时更

1、倒向你的墙

  实验室倒塌了,是有人妒忌想杀了楚轩。各种化学试剂因为剧烈震颤掉在地上。雪白色的墙面倒向楚轩,他看了看手里的高斯手枪那么一瞬间想就这样死去。

  可是他不能。

砰的一声墙碎成了粉末。